Home PRA行业新闻 升级再造海洋塑料

升级再造海洋塑料

根据正在寻求方法,将塑料作为海洋垃圾解决方案之关键部分的专家指出,塑料是现代社会的神奇材料,若处理不当,其“设计失误”可对环境造成危害。与此同时,品牌拥有者正把从海洋收集的塑料废物进行升级再造,以制成有用的物品,Angelica Buan在本报告中如是指出。

清理大洋的工作开始了

塑料太有价值了,不能浪费。这是为什么除了清除海洋中的海洋垃圾,主要的清理工作也确保尽可能把最多回收的塑料重复使用和再循环,作为制造有用产品的最小资源。

科学家的保守估计,每年有将近1千300万吨塑料废物进入海洋,占海洋固体污染物总量的60-80%。

如何消除这个问题已经成为推动数个项目和创新的动机,用于证明废塑料也可成为解决方案的一部分。

不久前,人们期待已久的海洋清理盛宴开始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旧金山湾进行为期两周的演习。荷兰非营利组织TheOceanClean-up的全球首个清理系统,由环保远见者BoyanSlat领导,推出了世界首个称为System001的海洋清理系统。

由MaerskLauncher船拖曳的海洋清理系统,获得APMoller-Maersk及其目前的包租持有人DeepGreen提供予服务,将前往海岸外240海哩的地方进行试验,然后将其拖往离岸1千200海哩的大太平洋垃圾填埋场(GPGH)开始清理工作。

该组织将System001形容为一个巨大的Pac-Man,它将在海洋表面收集塑料废物。该组织说,“有关系统由一个600米长的U形浮栅组成,下面连接一个3米长的挡板。它采用风和波浪推动的设计,使它能捕获及收集在前方的塑料碎片。根据其形状,碎片将聚集在系统的中央部位。”

但是,这个项目不仅于此。该系统将被设置在GPGH,这里是世界上最大,拥有大约1.6万亿塑料的堆积区(3月份发布的一项研究报告,其重量为8万吨),它将在六个月内收集废物并将废物带返陆地。

OceanClean-up组织的目标是在2040年,将世界的海洋塑料量减少90%,这些废物将被回收利用,以便为清理工作筹集资金。

眼镜品牌的循环时尚宣言

在海洋垃圾的投影下,总部位于明尼苏达州的眼镜品牌NortonPoint以及Corona和Parley一起携手合作,利用海洋塑料生产眼镜。

位于马萨葡萄园岛的NortonPoint成立于2015年,专注生产永续和可环保的产品,例如由海洋塑料和植物材料制成的太阳眼镜。

NortonPoint的第一批眼镜系列是采用回收的高密度聚乙烯(HDPE)海洋塑料制成。该公司的使命是每出售一双太阳眼镜可从海洋清除一磅塑料;并将其净利润的5%再投资于全球清理工作。

与此同时,墨西哥啤酒品牌Corona和环保非营利组织ParleyoftheOcean也联手推出由ParleyOceanPlastic制成的限量版太阳眼镜,其材料源自回收的海洋塑料碎片。它还包括在岛屿、沿海社区、海滩、水下和公海上截获的新形式的升级再造海洋废弃物。这符合了合作伙伴在5月推出的Clean Waves计划。

CleanWaves是一个富有创意的筹款平台,旨在促进生态创新材料在时尚和工业设计中的使用。与NortonPoint一样,通过每出售100副太阳眼镜,该团队致力保护一个岛屿(到2020年增加100个受保护岛屿的目标),防止被海洋塑料污染一年。通过推行ParleyA.I.R.策略:避免、截获、重新设计,可以保护包括印尼、澳洲等在内的100个岛屿。

配合其2020年目标,CoronaxParley截获了来自一些偏远岛屿的废塑料,同时动员志愿者进行清理和教育活动。

CleanWaves专注于各种塑料,例如最有价值的可回收材料,包括PET、尼龙6和HDPE,以及由于材料价值低而常被忽略或遗留的塑料,包括PP。后者和类似的塑料被转变为新形式的海洋塑料,用于高端消费产品,并由时尚配饰开始。

CoronaxParley生产的太阳眼镜是首款采用新技术生产的太阳眼镜,可将低质量的塑料废料转化为高性能材料,提供独特的外观。

CleanWaves表示,其合作对象来自领先的时尚、工业设计、摄影、艺术、电影、音乐和材料科学等行业,“他们对我们的海洋的健康,以及开发危害较小,以至无害的设计、制造和使用产品的方式充满热情。”

利用塑料重塑故事

由日本化学品公司Teijin和总部位于比利时的慈善组织WasteFreeOceans(WFO)合作的《OceanPlastic Book》,是世界第一本完全由再生海洋塑料制成的儿童书。

WFO收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塑料,用于书籍的页面和封面。对于这个项目,Teijin开发了一种创新工艺,将碎塑料制成颗粒并变成纤维。纤维成为抗撕裂和防水的材料,也可以像真正的纸张一样进行处理。英国艺术家ChervelleFryer为这本塑料书提供插图。

合作伙伴表示,这本书讲述了Pippa帮助释放被困在塑料中的海洋动物,从而成为海洋女王的故事。

从废弃的鞋子到永续的船只

在这个名为Flipflopi的项目中,海洋塑料与人字拖鞋相遇。该项目重新利用从肯尼亚沿海海滩清理中收集,逾10吨的塑料废物和数千个废弃的人字拖鞋,用于建造世界第一艘100%再生海洋塑料Flipflopi单桅帆船。

2016成立的Flipflopi,已将Flipflopi原型机推向印度洋。在结束海上试验后,Flipflopi船将展开从肯尼亚的拉穆岛到坦桑尼亚的桑给巴尔,500公里航程的突破性探险。该团队将于2019年初启航,拜访学校、社区和政府官员,分享有关控制塑料污染和推动环保的知识。

根据联合国环境规划署,Flipflopi提出了对一次性塑料问题的认识。

FlipflopiProject的创始人BenMorison表示,只有当地的可使用资源和可在当地社区扩展的低技术解决方案被用来创建彩色船。

渔网制成的冲浪板

荷兰的材料公司DSM和泰国的水上运动公司Starboard正在收集并升级再造废弃的渔网,用于创造制造冲浪板组件等消费品的材料。在双方的合作过程中,支持印度当地社区的无垃圾海滩。

DSM和Starboard的合作源自于后者选择了 DSM的AkulonRePurposed,其使用的树脂完全以废弃的尼龙网循环再造。这些从印度洋和阿拉伯海收集的废弃渔网,被赋予新的生命,用作Starboard的 NetPositive!品牌冲浪板的尾舵、尾舵头盒、SUP泵和其他结构部件。

可降解塑料防止污染

与此同时,一些研究正在提出解决方案,以纠正塑料设计缺陷为环境带来的负担。

例如,UniversityofBath的永续化学技术中心(CSCT)的科学家开发了一种可生物降解的微珠。在化妆品和个人护理产品中被广泛使用,尺寸小于5毫米的微珠, 在欧洲和美国的一些国家已被禁止使用。

来自木材和植物的纤维素微珠,被认为足够坚固,可在沐浴露中保持稳定,并可在污水处理厂,甚至在短时间内于环境中被生物分解。

研究人员预计他们可以利用来自一系列“废物”来源的纤维素,包括造纸工业中的纤维素,作为原料的可再生来源。

 在另一项发展中,中国科学家展开了一项新的研究,开发出一种可在海水中降解的塑料。预计这项发展将有助于遏制日益严重的海洋塑料污染问题。

中国科学院的TechnicalInstituteofPhysicsandChemistry的高级工程师WangGexia说,这种新型的聚酯复合材料可在数天至数百天内于海水中分解,留下不会造成污染的小分子。

受到阳光、盐风化、洋流和生物的影响,塑料破裂成细小的碎片,也称为微塑料。根据研究,微塑料对海洋生物构成重大威胁。研究也发现,食用塑料后,许多信天翁和乌龟都死于肠胃问题。统计数据也显示,90%以上的海鸟在吃下塑料后死亡。

Wang合理的认为,目前管理海洋垃圾问题最可行的解决方案是“让材料降解和消失”。

中国领先的研究机构,即开发出可生物降解塑料的TechnicalInstituteofPhysicsandChemistry,发现天然存在的微生物可以分解成二氧化碳和水。根据报导,该研究所已授权4家中国企业使用其技术,三家企业进行投产,总产能为全球生物降解塑料的一半,即7万5千吨/年。

另一方面,研究人员发现,在陆地上快速分解的塑料在海上不易降解。于是,他们在设计和发明新材料时结合了非酶水解、水溶解和生物降解过程。

在2016年,美国环境非营利组织OceanConservancy的一份报告指出,位于亚洲的五个国家,都是海洋垃圾的主要贡献者。

该报告还声称,中国排在第一,接下来是印尼、菲律宾、泰国和越南,它们的塑料废物占进入世界海洋之塑料废物的60%。

在这方面,中国誓要通过创新和相关的政策,优先考虑生态环境保护,开发出可降解塑料的方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heck Also

乘上“绿色环保、智能制造、高效节能”列车

包装作为塑料最重要的应用领域之一,近年来发生了可谓是翻天覆地的变化。一方面,中产阶级崛起,消费升级趋势明显,推动包装整体迈向高端、智能和个性化。另一方面,新零售经济时代的到来,外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