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的污染水域暗潮汹涌

工业污染,乃亚洲城市化和经济增长的后遗症,它正对该地区的环境带来破坏。亚洲能否走出废物管理的漩涡,Angelica Buan将在本报告中为您道来。

近年来,海洋垃圾已经成为最令人关注和担忧的一个问题。估计有1.5亿吨,或每年增加多达1千270万吨的废塑料,最终全都流到世界各地的海洋中。不良的固体废物管理,加上基础设施不足和缺乏环保意识,都是导致海洋垃圾急速增加的原因。

自来水—被塑料微粒污染

根据最新的一项科学研究报告,《Invisibles:ThePlasticInsideUs》,海洋污染已经到了非常严重的地步,塑料微粒不仅侵蚀了海洋生物,还污染了自来水。据说从各国收集的自来水样品当中,有83%的自来水样品含有塑料微粒。

 

报告收集了来自14个国家的159个半升饮用水样品:古巴、厄瓜多尔、法国、德国、印度、印尼、爱尔兰、意大利、黎巴嫩、斯洛伐克、瑞士、乌干达、英国和美国。这项研究是由美国的非盈利数字新闻编辑室OrbMedia构思,并由纽约州立大学和明尼苏达大学公共卫生学院设计。

研究人员也在美国销售的一些主要瓶装水品牌中发现纤维,它意味著这些纤维可能会污染食品,包括婴儿配方奶粉。

OrbMedia的创始人/首席执行员MollyBingham解释说,我们不知道这些塑料微粒如何进入水龙头,以及它可能造成的健康风险。她说,“这些塑料微粒从海洋环境中吸收有毒化学物质,在被鱼和哺乳动物吞食后被释放出来。至少,我希望我们的工作能带动大规模的全球塑料污染研究和它们对人类健康的影响,特别是儿童。”

研究指出了塑料微粒的来源:洗衣服中的合成纤维;轮胎粉尘或苯乙烯丁二烯颗粒被冲洗到排水管和进入水道,如溪流、河和海洋。此外,汽车和卡车每100公里排放超过20克的轮胎粉尘;而道路标记、船舶和家庭的油漆则产生超过10%塑料微粒污染。与此同时,还有来自管理不当的塑料餐具、吸管、外卖容器的次级塑料微粒,以及化妆品的合成空气纤维和微珠。

亚洲泄漏塑料的罪魁祸首

亚洲的高速增长经济带来严峻的污染问题,该地区估计有70%的人口居住在沿海地带和靠近水道的地方,是人们进行农业和渔业两大主要生计的所在。工业化也刺激了近岸发展。

城市化和生活方式的改变,促使塑料成为包装、消费和生活用品广泛采用的材料。

McKinseyCentreforBusinessandEnvironment和OceanConservancy的报告,《StemmingtheTide—Land-basedstrategiesforaplastic-freeocean》指出,亚洲的5个国家,中国、印尼、菲律宾、泰国和越南是流入海洋的塑料废物的主要来源国。

该报告指出,有必要通过协调行动执行干预措施,在这种情况下,全球泄漏的塑料废物有望在2025年减少45%。

在最近于纽约举行的联合国海洋会议上,报告中提到的5个国家皆作出承诺,致力展开防止塑料泄漏的工作。

这是联合国第一次为处理海洋问题举行的会议,有193个联合国成员国响应“落实长期强而有力的策略,以减少塑料和塑料微粒的使用,如塑料袋和一次性塑料”等措施。

与此同时,有10条河流最近被确定为进入海洋的垃圾的主要载体,其中8条是在亚洲。

由德国赫姆赫兹环境研究中心的水文地质学家DrChristianSchmidt领导的研究小组评估了从57个河流的79个地点收集到的0-5毫米的塑料微粒。研究小组发现,该10条河流运送到海洋的塑料垃圾量占全球塑料垃圾量的88-95%。

大部分的塑料来自中国的长江,达33万吨/年,而印度的恒河则占54万4千310吨。

同样在中国,西江、东江和珠江每年集体倾倒将近10万6千塑料;印尼的Brantas占了3万8千555吨/年,Solo为3万2千205吨/年,Serayu为1万6千782吨/年,Progo为1万2千700吨/年。Schmidt说,负载最高估计塑料量的河流是在塑料废物管理不良率高和人口密集和国家。他强调说,适当的废物管理是减少河流塑料污染的直接解决方案。

亚洲国家承诺解决污染问题

由欧盟主持于10月在马耳他举行的海洋会议上,一些亚洲国家表达了对该地区的海洋清理的意愿。

根据2015年的一项研究,估计中国对全球的海洋废物总量贡献了30%(报告期内为800万吨),它将拨款800万欧元用于国家研究项目,为海洋塑料微粒、水母、红潮和致病微生物开发监测和预防技术。此外,中国也将焦点放在消除河口和海湾的塑料废物污染,以及制定对抗污染行动计划。

印尼是海洋污染的第二大贡献者,该国正在制定“海洋塑料碎片国家行动计划”,在2025年底减少70%的塑料碎片,并将投资8.5亿欧元发展国家管理计划,在未来四年内管理陆地来源的废物,同时将海洋塑料碎片问题纳入国家教育计划。

在全球海洋污染者名单中排名第三的菲律宾,正采用沿海和海洋生态系统管理计划(CMEMP)的综合沿海管理方法。在2017年,这些措施旨在将地方污染源减少50%,而到了2028年,则把采用生态废物管理的家庭数量增加20%。

与此同时,泰国正在为“污染管理计划”(2017-2021年)奠定基础,并通过国家废物管理总体计划(2016-2021年)及国家“3R”(减少、再利用、回收)策略和塑料垃圾管理计划,以便在2021年之前减少塑料废物。第一个活动是消除饮用水瓶盖密封件的使用,预计每年可以减少520吨塑料废物。

孟加拉国已经禁止使用塑料袋,到2019年减少60%,并在2025年全面彻底消除使用塑料袋。

日本正积极投资可持续发展方案,重点放在海洋垃圾、海洋酸化、可持续渔业和对沿海国家的援助。邻近国家韩国每年投资2千800万欧元来管理其海岸线周围的海洋环境,包括监测污染物流入海洋的情况,以及研究海洋垃圾和收集海洋废物。

材料公司感兴趣

不同的公司和品牌也表现出他们对控制海洋垃圾的承诺。

奥地利的PE/PP生产商Borealis已经投资1千500万欧元,通过收购德国的回收公司mtm plastics来推动机械式回收聚烯烃。它将再投资400万欧元,加速改善在东南亚的废物管理工作,有关工作将在2018-2019年启动。Borealis也致力通过投资“最佳可用技术”来减少其营运中的微粒流失。

总部设在美国道的DowDupont将投资12万8千100欧元,用于3个新的海洋垃圾研究项目。它在日本和印尼的两个项目,将建立系统来衡量海洋中的垃圾流量,然后提出解决办法。该公司表示,第三个项目将测试在印尼的道路上使用非再循环塑料,为所收集的低价值材料创建一个新的最终用途市场,若不,这些材料最终可能会被填埋。

品牌表明立场:东南亚1.5亿美元

在10月份的马耳他会议上,主要品牌、非营利组织和工业集团承诺筹集1.5亿美元,用于推动在东南亚的塑料收集和再循环工作。支持此行动的是海洋保护协会及其合作伙伴,包括TrashFree

SeasAlliance、ClosedLoopPartners、PepsiCo、3M、Procter&Gamble、美国化学理事会和世界塑料委员会。

新的融资机制将由ClosedLoopPartners操作,它是一家投资技术和回收设施的投资公司,把废物变成价值,以及推动循环经济。它将推动来自私人领域、政府和发展金融机构的新投资;展示生态系统解决方案;建立有利可图的废物管理项目管道,以证明投资的可行性和寻求最大的回收利润。

在法国,有大约5万家快速消费品公司/包装产品的零售商正在协助推动全国回收75%的家庭包装的目标,从2016年至2017年增加额外资金1.13亿欧元,并在2018至2022年进一步增加1.5亿欧元,提升选择性废物收集。

同样地,法国的饮料公司在2019年前拨款1千500万欧元,实施“Chaque Bouteille Compte(每一瓶都值得重视)计划”。这将提高PET瓶的回收使用率,并由巴黎和马赛的两个试点项目开始。

一连串的投资和行动掀起了滚雪球的支持效应,以结束海洋垃圾的威胁。不过,到了最后,解决此问题的根本就在于有效的废物管理方法。希望亚洲国家能够采取必要的行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