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斯基上海研发成型塑料质量控制实验室现已通过ISO 17025认证

中国,上海 –作为塑料加工领域领先的行业技术提供商,赫斯基注塑系统宣布其上海研发成型塑料质量控制实验室(PDC)已成功通过瓶胚检验的ISO 17025认证。

“赫斯基一直致力于向我们全球的客户提供最高品质的产品和服务,此次认证的获得则是这种承诺的一项明证。我们非常欣喜我们创建一流实验室的勤奋努力获得了世界级领先标准的认可,” 赫斯基PDC全球经理Benoit Muller 说道。“ ISO 17025的部分核心理念并非仅仅达到高标准的认证,它也是我们承诺系统化改进的决心,其与我们持续创新的目标不谋而合。”

ISO 17025认证经由中国合格评定国家认可委员会(CNAS)评审,详细说明了实验室符合认证的一般要求,公正性和操作一致性。它是一项针对检测和校准实验室的国际化质量标准,对质量管理和技术要求设定了最高标准。

赫斯基于2004年踏足中国,在上海开设技术中心,并作为公司的亚太地区总部。赫斯基上海PDC团队建成于2007年,提供饮料PET包装研发试样,饮料瓶盖试样和一系列检查、测量服务,以帮助亚太地区的客户满足他们在该市场快速变化的需求。上海研发成型塑料质量控制实验室在赫斯基全球PDC团队的支持下,可以行业最快的服务时间提供多项服务。

从今往后,依托行业最博学的检验专家,ISO 17025认证会使赫斯基继续得以为客户带来最高品质、最具创新的解决方案。为了确保赫斯基上海研发成型塑料质量控制实验室维持极高的认证标准,每年我们仍会由管理部门进行内部的质量管理体系评审,并接受CNAS认证专家的年度监督评审。

关于赫斯基

赫斯基注塑系统有限公司是一家为塑料行业提供注塑设备和服务的全球领先供应商。赫斯基拥有40多个服务与销售办事处,可为100多个国家/地区的客户提供及时、全面的支持。赫斯基生产园区分布于加拿大、美国、卢森堡、奥地利、瑞士、中国、印度和捷克共和国。

了解更多信息:

媒体关系

赫斯基注塑系统有限公司

media@husky.ca

东亚国家启动无废物计划

世界银行警告,东亚地区产生废物的速度正走在其他地区的前头。不过,该地区已经找到利用废物管理能力来克服其废物问题的方法,Angelica Buan在本文中如此表示。

说废物污染与经济增长是一对孪生儿无疑是荒谬的;让我们来看看东亚国家的情况。根据2015年环境报告,亚洲是发展中经济体的增长点,同时也是世界最大的海洋垃圾违法者的所在地,其中中国、印尼、菲律宾、泰国和越南占进入水系统的800万塑料垃圾总量的60%,不过该地区已经制定出解决此问题的方法。

咨询及工程公司Pöyry指出,亚洲不断增长的经济体所产生的垃圾量越来越大,需要采取适当和对环境安全的处置方法。目前亚洲地区的平均废物产生量约为0.9公斤/人/天,然而随著经济发展,该地区的废物产生量将增至1.5公斤/人/天。这意味著在未来的几年,当地的垃圾处理将成为主要挑战之一。

废物管理策略涵括了3R—减少、再利用和回收;以及把废物转化为能源(WtE)的资源回收是消除环境废物的一些常见做法。其中最受欢迎的应用方法是城市固体废物(MSW)处理,其次是工业废物处理。

利用技术驱动,把废物转化为能源需要做出投资,它取决于设施的规模、产能和产量。抄捷径的营运商须应对有关碳排放的法规。根据MillionInsights的报告,建造一个标准的焚烧设备需花费大约3千万美元至1.8亿美元,每天可处理1万零300吨废物。

尽管代价高昂,但是全球的WtE市场预计将从2015年的250亿美元增至2024年的430亿美元。驱动市场的因素是管理垃圾不当造成垃圾堆积,导致日益严重的环境问题。在预测期内,由于人口增长和生活水平提高,亚太地区的市场增长率高于欧洲。

德国咨询公司Ecoprog在其《2016-2017年废物能源》报告中指出,全球有超过2千200家活跃的能源回收工厂,每年处理大约3亿吨废物。2011年至2015年,全球总共建造了280多座年产能近8千万吨的热处理厂;而到了2025年,预计将建造600多座年产能约1.7亿吨的新工厂。

日本:在再循环,能源回收方式先拔头筹

以建筑物的视觉效果而言,这座城市的Maishima工厂对成千上万到访大阪的游客来说无疑是一个旅游景点,其缤纷多彩的外观让人想到迪士尼乐园主题公园。但在Maishima工厂的背后,它实际上是一个垃圾焚烧设施,反映了东亚和世界其他地区面对废物问题的严峻现实。

由日本工业和工程公司HitachiZosen于2001年建造,并由大阪、八尾市和松原市的环保城市合作伙伴管理,拥有32兆瓦发电量的Maishima焚烧炉设施,每天将约900吨MWS加工成30万吨/年的燃料。

日本的现代化对环境造成沉重的代价,所产生的垃圾量与日俱增。根据世界银行(WB)的全球MWS产生量数据,日本每天制造14万4千466吨MWS;到2025年,预计此数字将增加到每天14万6千982吨。

尽管如此,该国尝试通过多种形式来解决废物管理处置问题,包括回收利用、能源回收等。与此同时,该国高速增长的经济也加速城市的增长,带动了对方便、多功能和耐用新材料的需求。塑料和其他材料是受欢迎的选择,并被大量的制造和生产。

根据日本塑料工业联合会的最新统计数据,所有树脂类型的塑料材料产量总计超过180万吨,而塑料产品预计在2018年达到90万9千352吨。但是,基于某些塑料的不可生物降解性和不可堆肥性,大量废弃的塑料对人类和环境健康构成威胁。根据日本环境省的报告—《日本的废物管理历史和现状》,日本一直支持在全国各地建造废物管理设施。它已经建立一个国家补贴系统,支持废物管理设施和垃圾填埋场,这些设施和垃圾填埋场必须符合规定的建筑标准。

因此,日本与美国拒绝和加拿大、法国、德国、意大利及英国成员国签署2018年G7海洋塑料章程的做法令人感到意外。该章程拟定了减少一次性塑料和改善回收的具体目标;于2030年将100%可重复使用或可回收塑料,以及在2030年回收55%塑料包装和在2040年回收100%。

虽然原因尚未公布,但是该国继续支持实施焚化技术的废物管理措施。

 

中国:通过禁止和焚烧解决垃圾问题

中国采取清除国内产生的废物的行动对将废物运往中国进行回收的国家带来影响。从2018年1月起,该国不接受可回收废物的运输​​,其中包括24种废料。

随后,中国推出多项措施,以推动本身的废物管理计划和当地的回收行业。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的报告,中国计划在2020年回收3.5亿吨/年的废物,包括钢铁、有色金属、塑料和纸张。同样的,它也计划在2020年开发先进的可再生资源系统,并回收大约2千300万吨/年的塑料废物。

中国期望采用本地化策略来跟进其目标。在中国首都北京的一个地区,家庭进行垃圾分类可获得分数奖励,以换取洗漱用品和其他小型家庭用品等奖品。上海、天津和重庆等其他地区,也参与这项垃圾分类奖励计划。

根据环境保护部2016年的报告,2015年中国246个主要城市的MWS总产量为1.85亿吨,其中北京是最大的生活垃圾生产城市,接著是上海和广州。

该部门说,在报告期内,城市的工业生产固体废物占逾19.9亿吨;其中超过一半是通过回收和其他回收平台回收的。

根据世界银行的统计,目前该国每天的MWS超过52万吨,然而随著其城市人口从现有的5.12亿增加到8.22亿,预计到2025年的MWS将达到接近140万吨。

与此同时,中国政府正寻求以焚烧垃圾作为阻止垃圾堆积的有效方法。到2020年,它预计将燃烧40%的废物。

事实上,该国正在深圳建造据称将成为世界最大的WtE设施,它由丹麦的建筑事务所SchmidtHammerLassen和GottliebPaludan所设计(迪拜也在建造一座185兆瓦/天的WtE设施,估计它在2020年完工时将成为世界最大的设施)。

2013年,中国将该合约授予总部在美国的Babcock&WilcoxEnterprises,其设在丹麦的子公司Babcock&WilcoxVølund,为168兆瓦的工厂供应设备,包括DynaGrate燃烧炉系统、液压系统、燃烧器和其他锅炉部件。这座庞大的工厂预计将于2019年中期投入商业运作,每年将焚烧8万吨垃圾。

 

台湾:回收和燃烧废物的例子

在台湾,配合实现零填埋和全面回收的最终目标,城市生活垃圾的回收率显著增加。

根据2017年在《MDPISustainability》杂志发表的一篇文章,从1998年至2016年,MWS回收量从11万1千753吨增加到300万吨。调查结果也显示,台湾在2016年的MWS产量接近750万吨;其中有将近一半的数量被处理掉,而超过一半的废物总量被回收利用以生产二次材料。

另一方面,台湾环境保护部表示,焚化也被用作清除所产生的废物的渠道。其首都台北在内湖、木栅和北投有三个城市垃圾焚化炉,还有一个位于山竹库的卫生填埋场。它还说,正确的垃圾处理率已经达到100%,垃圾焚烧率则达99.23%。

在台湾境内实施并被发现有效的其他措施还包括厨余垃圾回收、垃圾收集袋收费政策,垃圾量减少将近67%,资源回收率减少将近48%。

最近,Suez和NWSHoldingsLtd位于香港的合资企业SuezNWS;连同澳洲的回收公司Cleanaway,收购位于台湾西南部高雄的Dafa危险废物处理设施。

这项耗资新台币13亿美元的收购将由合作公司的新合资企业CleanwaySuez,以及台湾的工程建设公司RSEA运作。SuezNWS已经在仁武区及澄清湖水处理厂运作垃圾能源厂。

2004年建立的高雄Dafa危险废物处理厂,设计产能为2万9千200吨/年。它为各种危险废物流提供焚化服务及物理和化学综合处理。

CleanawaySuez说,它将升级工厂的处理设施,并扩大其功能和处理能力。该公司也将建造一个先进的设施,将废物处理产生的污染液体作为工艺用水进行处理。CleanawaySuez说,该合约将优化工厂的环境和经济表现,同时遵守最严格的监管标准。

 

韩国:遏制使用塑料及转换垃圾填埋场

受到中国废物禁令的影响,韩国正加大回收力度,因为世界银行估计,该国在2025年的废物量将从现有的48万吨增加到58万吨。

此后,商业零售商减少提供塑料袋作为包装,改用可降解和可堆肥的材料,如纸杯和可重复使用的容器。

在今年5月份的一项最新禁令中,首尔已经开始杜绝一次性塑料袋。为了消除大约30万个由零售商免费提供作为湿雨伞罩袋的塑料袋,首尔市政府限制地板面积大于33平方米的商店,包括药店和便利店提供塑料袋。违规者将被罚款高达280美元。

首尔也将一些垃圾填埋场转化为可再生能源发电厂。2017年,环境部和SudokwonLandfillSiteManagementCorporation(SLC)披露在垃圾填埋场建造太阳能发电厂的计划。除了现有的生物质和垃圾填埋气发电厂外,计划中的发电厂预计将扩大城市的可再生能源。SLC的250兆瓦太阳能发电厂将建在两个垃圾填埋场,预计到2021年分三期建成,将为8万户家庭提供电力。到2021年,该公司也计划将WtE的产量提高三倍,从23%增加到86%。

鉴于全国对抗垃圾的努力,废物管理系统公司正在抓紧这些机遇。

总部位于瑞典的环境技术和真空废物收集专家Envac,已经获得BangBae13Reconstruction Association委托,于2022年在超过32英亩的土地上,为其2022年启用时的旗舰项目—韩国再生计划,收集图书馆、幼儿园、疗养院、邻里设施和2千296间混合使用公寓的废物。

BangBae13将视察在地下和多层建筑物墙壁内长约9公里的Envac管道,这些管道将利用横跨整个场地的88个废物入口的气流来运输废物。

完成后,Envac将从废物入口处运送1.5吨/日的一般废物和2吨/日的食物废物到位于发展周边的单一收集站。当每个大集装箱装满时,就会形成一个单一的垃圾收集,进一步减少在场地周围出现和移动的垃圾收集车。系统安装工作预计于2019年上半年开始。

随著韩国继续对打击废物增加力度,其东亚邻国正积极地采取行动,以实现零废物目标。

 

新工厂/产能扩增-2018年7月

  • 奥地利的聚烯烃供应商Borealis已经在mtmplastics推动一项1500万欧元的投资项目,这是一家混合消费后塑胶废料的回收机制造商,也是欧洲最大的消费后聚烯烃回收材料制造商之一。公司今年将再投资250万欧元于姊妹公司mtmcompact的环保和产能扩张活动。该投资项目将整体输入处理能力从60扩增至80千吨。

 

  • 机械公司KraussMaffeiGroup透过持有德国的二手机械初创公司GINDUMAC(GlobalIndustrial MachineryCluster)的股份而扩大其投资组合和数字产品,后者在全球各地经营二手金属和塑料加工机械。与此同时,配合成立180周年,KraussMaffei也成立了一个新的业务部门DigitalServiceSolutions,以开发和推广新产品,并涵括其传统服务产品。

 

  • 总部位于奥地利,生产注塑机、机器人和周边设备的Wittmann Group,已经扩充其位于德国纽伦堡的工厂。继扩充开放后,办公楼的实用建筑面积现已达1千800平方米。生产大厅的总建筑面积为3千平方米,其中包括一个300平方米的技术实验室和750平方米的仓库设施。

 

  • 挤压机械制造商Windmöller& Hölscher(W&H)已在中国太仓开设一个新的聚丙烯编织机械展示厅。它展示的Convertex可以热封聚丙烯编织交叉底袋,从而消除了这类袋子需要的胶水。在过去的十年,封底机的产量已经翻了超过一倍,从最新型号的60件/分钟增加到140件。目前,该产品系列的特点是产能为80、100、120和140袋/分钟。

 

  • 德国的化学品公司BASF在瑞士的凯斯滕开设其新的EMEA(欧洲、中东和非洲)塑料添加剂应用中心。新设施位于BASF现有的生产基地,包括设有复合挤出机、拉伸薄膜和胶带生产线,以及能够模拟聚合物生产与加工技术的注塑单元。

 

  • DuPontIndustrialBiosciences (IB)在特拉华州威尔明顿重新装修的全球业务总部已经正式开业。这个重新焕发活力,被称为BuildingE353的建筑物是DuPont实验站园区逾2亿美元投资的一部分,该园区始于2016年,涵括了约50座建筑物,面积超过200万平方尺。

 

  • 日本的Teijin已经为它在美国的全资子公司TeijinCarbonFibers的一家新碳纤维生产厂举行破土动工。预计此投资额达6亿美元的设施将在2030年创造大约220个就业机会。

 

  • 荷兰化学品公司AkzoNobel位于中国常州,一个新的4千万欧元粉末涂料工厂已经投入生产,该工厂被视为全球同类产品中规模最大的一家。它也将与AkzoNobel位于上海的最大技术中心进行合作。

 

  • IneosOxide正在美国的墨西哥湾沿岸建造一个270千吨/年的环氧乙烷(EO)及环氧乙烷衍生物(EOD)工厂,并有望在2022年前投入营运。该公司正在考虑多个地点,并在评估竞争EO技术方面取得良好进展。公司预计可在今年稍后确认投资地点和技术合作伙伴。

 

  • 德国的氧化合物中间体/衍生物制造商Oxea位于美国德克萨斯州BayCity工厂地点的新型世界级丙醇生产装置已经机械完成。新工厂计划于2018年第三季度投入商业生产。该工厂的额定产能为10万吨/年正丙醇,是Oxea目前最大的投资项目之一。

 

  • 西班牙的热塑性塑料制造商Elix Polymers投资400万欧元优化其ABS粉末生产设施,以便自行生产ABS和ABS化合物。此行动亦有助该公司进入北美自由贸易区和亚洲的新市场。该项目预计将于今年展开,并于2019年进行整合。

 

  • DowDuPontSpecialty ProductsDivision的一个业务部门,DuPontSafety&Construction,正投资4亿美元扩大它在卢森堡工厂的Tyvek无纺布材料的产能。扩张产能行动将在工厂增建一座新建筑物和第三条作业线,并预计于2021年启用。

 

  • 法国化学品公司Arkema在法国的Mont工厂,正积极地将其特殊聚酰胺粉末的产能提高逾50%。该项扩展计划将于2019年下半年投入生产。

企业并购2018年7月

  • SKCapitalPartners是一家专注于特殊材料的私人投资公司,它将收购总部位于纽约的添加剂制造商SIGroup,该集团在五大洲拥有20家制造厂,年销售额超过10亿美元,在全球拥有超过2千800名员工。
  • 美国复合材料公司PolyOne Corporation已经收购了PlastiComp,后者是一家先进的工程材料创新者和特殊复合材料生产商。PlastiComp凭借以长纤维技术(LFT)复合配方替代金属和轻质产品的能力取得稳步增长。
  • 美国的添加剂母料供应商Americhem收购了位于印度的PrescientColor,后者是SudarshanChemicalIndustries的全资子公司,也是一家色母粒生产商。
  • 总部位于德国的应用测量及工艺技术供应商SchenckProcess收购了RaymondBartlett Snow(RBS),后者专门从事尺寸缩小、分类和热处理设备的设计、制造与建造。RBS的营运点设置在美国、印度和巴西,它们将成为SchenckProcess Group的一部分。
  • 投资中级市场特殊工业及医疗保健业服务公司的美国私募股权公司ArsenalCapitalPartners,已经收EpoxyTechnology,这是一家专业环氧树脂、紫外线和混合粘合剂制造商。在这之前,Arsenal宣布创建MeridianAdhesivesGroup作为其粘合剂和密封剂的新平台,并在同一个时候收购了Adhesives TechnologyCorporation(ATC),该公司是基础设施和建筑行业粘合剂的专业制造商。
  • 总部位于美国的医疗产品挤出机商SpectrumPlasticsGroup将来自Gance-JerseyShore的FermatexVascularTechnologies和Vance StreetCapital的AdamSpence Corporation结合起来。Fermatex是一家加固型医用管材、导管组件及特殊挤压件的供应商。通过这项整合,Spectrum预计将从Adam Spence的重塑品牌行动中获益。
  • 位于安大略省的Crawford Packaging公司已经完成收购CelplastPackagingSystems和BVMUSA的行动。Celplast是一家加拿大的收缩膜、食品托盘和盖子、封盖膜及热封膜公司;BVM则是德国专门生产包装机器之BVMBrunner公司的北美分销臂膀。Celplast和BVM将继续独立运作。
  • 法国的油气公司Total和NovealisHoldings,即奥地利的聚烯烃生产商Borealis和加拿大的NovaChemicals的合资企业,已经获得批准在美国墨西哥湾沿岸设立一家石油化工合资企业。Total和Novealis分别持有这家名为BayportPolymers的合资企业的50%股权。该合资企业包括在德克萨斯州建造一个100万吨/年的乙烷蒸汽裂解装置;Total目前在德克萨斯州拥有400千吨/年PE设施;以及在Total的Bayport工厂新建625千吨/年BorstarPE装置。合作伙伴表示,该合资企业将成为美国PE市场的主要参与者,并指出他们将利用美国的低成本原料。
  • ToyotaMotorCorporation–Japan、ToyotaMotorPhilippines Corporation及AisinSeikiJapan在菲律宾的合资企业Toyota AutopartsPhilippines(TAP),将成为日本汽车零部件供应商AisinSeiki的子公司,后者将其参股比例从34%提高至61%。根据协议,TAP将易名为Toyota AisinPhilippines,并将投资12亿菲律宾比索设立自动变速器(AT)组件生产线。
  • 奥地利公司StarlingerGroup已经从Oerlikon的化学纤维部接管了德国的业务部门Barmag Spinnzwirn,该部门专门从事用于生产胶带和单丝的综合挤出工厂。该领域的活动辅助了Starlinger的业务活动,Starlinger为制造编织塑料袋、回收线和rPET片材挤出生产线提供机器。StarlingerGroup同时拥有一家专业卷绕公司GeorgSahm。
  • 由加拿大多伦多私人股权公司OnexCorp的中型市场投资单位ONCAP持有大部分股权​​的美国挤压/加工机械制造商Davis-Standard,已经收购位于安大略省的BramptonEngineering,该公司是一家提供多层AeroFrost 空气吹制及AquaFrost水淬薄膜系统、薄膜缠绕和许多其他薄膜制作解决方案的机械制造商。
  • 德国的Grammer是一家汽车内饰及商用车座椅供应商,在全球19个国家设有运营点。该公司斥资2.71亿美元收购北美汽车市场热塑性部件供应商Toledo Molding&Die(TMD)。

工程塑料——更坚固耐用的塑料

根据Angelica Buan的报导,工程塑料,比标准日用塑料更加坚固一倍,凭着更强大的机械和热力特性,正逐渐征服汽车和航空航天领域。

工程塑料是一种热塑性塑料,具较高的冲击强度和耐磨耗特性;耐磨损、耐化学和耐疲劳;与商品材料相比,它能够抵御极端的环境条件。汽车及运输、建筑、航空航天、医疗保健等主要行业正在推动使用工程塑料,其中包括尼龙、ABS、PC、PEEK、PBT和POM等聚合物。

根据Markets and Markets的报告,从2016年至2026年,全球的工程塑料市场的复合年增长率将达到7.4%,接近1090亿美元,这一点并不让人感到意外。快速增长的城市化,基础设施发展和增加的可支配收入是推动全球的工程塑料市场增长的几个令人信服的因素。

汽车:工程塑料的先驱者

全球的汽车工业蓬勃增长,带动了工程塑料的发展,其中亚太地区占据了极大份额,特别是印度、中国、日本和韩国等国家的主要汽车市场。

随着自动驾驶、汽车动力传动系统电气化,以及新的物流概念等新形式流动的快速发展,PA6、PA66和PBT聚合物的应用潜力也日渐扩大,特别是在轻量化设计、充电系统、电池解决方案,自动驾驶和电动机外壳使用的传感器,以及电动汽车的基础设施如充电站。

引擎盖下方的热负载是一个热门话题。德国Lanxess公司开发的热稳定系统XTS2(极限温度稳定),可将PA66的热稳定性提高至230°C。 XTS2产品组合中的第一款产品是35%玻璃纤维增​​强PA66 Durethan AKV35 XTS2。它非常适合用来生产拥有集成中冷器的进气歧管。另外,正在开发中的30%玻璃纤维增​​强PA66,适用于吹塑成型的空心部件,如引擎舱内的空气管道。

美国的PA66制造商Ascend Performance Materials公司,也开发了一种耐高温PA66 Vydyne XHT,其中两种等级设计可长时间暴露于210°C和230°C的环境。

根据相关用途的要求,工程塑料可全面替代较重的金属部件,或与复合材料(如Lanxess的Tepex连续纤维增强热塑性复合材料)结合使用。通过使用轻质材料和技术,可以减轻单个部件的重量,而不会影响其物理性能,如机械强度。

美国的Teknor Apex公司表示,其新系列的Creamid A3H7.5G玻璃纤维增​​强PA66复合材料是一种更经济,可替代金属或现有的聚邻苯二甲酰胺(PPAs),甚至是PA4.6、PA11T、 PA MDX6或PA4T等特殊PA的替代品。该公司说,其优点在于较低的加工和模具温度,在能源消耗和模具要求方面提供额外的好处。该化合物可在280-300℃的温度和80-110℃的模具温度下加工;而PPA或PA 4.6的相应使用温度范围分别是330-350°C和130-150°C。在玻璃装载量高达60%的情况下,推荐用于需要长期高温性能的涡轮增压引擎车辆的引擎盖下方的部件。

在18个月前收购了德国Comptek的美国复合材料公司PolyOne表示,该公司现在能够提供基于PEEK、PES、PEI、PPS、PSU和PPSU等极热聚合物材料的Comptek高温配方。这些材料可取得的特性包括透明度,即使是在PSU的配方下,以及导电和/或导热性,激光标记和X射线不透明度。

另外,总部位于利雅得的化学品/塑料制造商Sabic,为电动汽车提供一项解决方案,其中包括推出一种热塑性材料,可在侧面碰撞时为电池提供保护,这对汽车制造商极为重要。 “尤其是在制造商转向需要把大型电池安装在车底板的情况下。”

Sabic说,现今的传统对策是采用多片冲压强化物来强化摇杆面板的电池保护。但是,这些金属解决方案增加了车辆的重量,并可能影响效率和行驶路程。

该公司的结构混合动力设计可利用塑料和金属制造出更轻盈的强化部件,并且改善碰撞性能。其现有的设计可提供比全金属版本低40-60%的重量,以及高达10%的能量吸收率。

此强化物为Sabic开发的一系列热塑性混合解决方案添加了生力军,它可将车辆的白车身重量减轻多达20公斤。具高温、高能量密度电介质材料的Ultem UTF120 PEI薄膜,厚度介于5微米至10微米,可提供生产轻质辅助电容器的能力,能帮助抵消电动汽车中电池组的重量。

压力下不失坚韧:飞机中的塑料

凭着高强度,高安全性和减轻重量的特点,工程塑料日愈成为航空航天工业的宠儿。

德国的航空结构供应商兼Airbus的子公司Premium Aerotec所制造的一个飞机主要结构的主要部件,是由碳纤维增强塑料(CFRP)和热塑性基体制成的。它在去年的柏林航空展上展示了A320飞机的耐压舱壁。

该部件由8个相同尺寸的部分组成,并通过焊接技术相互连接。根据Premium Aerotec的说法,热塑性塑料的可焊接性是此材料的一大优势,该材料执行了整个开发和设计的演示,而单个组件的制造是在凯撒斯劳滕与Institute for Composite Materials (IVW)合作下完成的。 Premium Aerotec透过与奥格斯堡的DLR Centre for Lightweight Construction Production Engineering的合作,开发出焊接翘曲部件的技术解决方案。

这家总部位于奥格斯堡的公司说,“与目前采用铆接铝制部件制造的传统A320系列压力舱相比,这个创先的CFRP版本质量更轻,但却具有相同的机械性能,以及更短的生产时间和更经济的制造成本。”该公司的客户群计有Airbus、Boeing 和Airbus Defence & Space。

在一项相关的发展中,美国的3D打印机和3D制造系统的制造商Stratasys,不久前推出一种名为Antero 800NA的新型PEKK,用于其熔融沉积成型(FDM)流程中,并以有意转向添加制造流程的航空航天和汽车制造商为对象。

此材料具耐化学性能,意味着它可用于暴露在碳氢化合物,如燃料和润滑剂的组件。此外,其低放气性能使它可用在卫星等密闭空间,而高操作温度性能则适合在引擎舱内的引擎盖下方使用。

采用新型PEKK作为定制或小批量添加制造比传统的机械加工流程更具优势,这是因为散装PEKK的形状和尺寸有限,并在加工过程中造成浪费。 Stratasys表示,采用添加流程,工作程序更快,并且可以允许更轻盈的部件。

在开发初期采用PEKK已经促使美国的复合材料生产商Hexcel和法国的特殊化学品公司Arkema展开一项合作,开发CFRP胶带作为生产新一代飞机的轻量化部件。合作双方将确保采用PEKK的新型复合材料的成本更低,生产速度更快。

蜂窝结构创造更轻盈特点

比利时的热塑性蜂窝芯生产技术供应商EconCore正积极地扩展其ThermHex技术功能,以生产高性能热塑性(HPT)蜂窝芯材和夹芯板。该公司已经获得PP蜂窝生产技术的许可证,并表示现正将其扩展到工程塑料,包括改性PC、PA66和PPS,以应用在汽车、航空航天、运输和建筑市场。

EconCore表示,它已在比利时鲁汶最近翻新的研发设施中成功生产并测试了多个HPT中的蜂巢。

HPT 蜂巢将建立在轻质蜂窝结构的固有优势上,帮助增加耐热性(用于电动汽车电池外壳等产品)和良好的阻燃性(对建筑面板很重要)。另外,EconCore也着手于符合铁路和航空航天应用中的FST(火焰,烟雾,毒性)规格的改良材料。该公司也在光伏(PV)面板和许多其他产品中看到巨大的潜力。

EconCore 已经展示了在新一代飞机内部模块中使用PC蜂窝的潜力。这是一项由欧洲赞助,涉及Diehl Aircabin航空公司的项目所开发的。

它还准备了一个ThermHex技术的变种,用于生产在玻璃纤维增​​强聚丙烯表层之间热粘合的PP蜂窝芯。这些有机夹心材料提供了获得改良的刚度与重量的比例,并且可以将它转化成最终部件 – 若有需要的话 – 也可以使用热成型及包覆成型等流程。比起较传统的复合材料和金属基解决方案,它们具备了轻量化的潜力与成本优势。

ThermHex 技术具备与各种热塑性聚合物结合使用以制造蜂窝体的潜力。这些蜂窝体的尺寸、密度和厚度可通过简单的硬件及/或工艺参数做出改变。这项工艺使它可以将表皮顺列式的粘合在蜂窝上,制作出复合夹心材料的成品。

在未来的几年,随着寻求卓越性能的新用途及新技术的出现,市场对工程塑料的需求预计也将达到新高峰。

 

不浪费,不匮乏

每年全球生产的3亿吨塑料产品估计有一半被丢弃,其中大部分很可能被弃置在垃圾填埋场。然而,资源回收可以将废物转为新产品的资源, Angelica Buan在本报告中指出。

取消用后即丢弃,一次性使用塑料制品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因为这些产品通常用于包装、购物袋、咖啡杯、外卖餐具,卫生用品等。一次性使用塑料满足了日愈城市化对使用便利的需求。然而,随著废塑料的增加,遏制一次性用品的压力也随之而来。许多国家正在制止使用塑料吸管、塑料袋和用后即丢弃咖啡杯等物品。

在亚洲,类似的可持续性努力也得到推动,尤其是当Transparency Market Research预测,该地区将在2016-2024年主导单一包装市场。

因此,处理塑料废物需采取多管齐下的方法,例如3R(再循环—重复利用 —减少)。

可回收包装的解决方案

可持续塑料包装的演变速度已经超越了对相关材料和回收问题的了解。工业界正致力推动可回收包装循环经济的发展,最大限度地延长塑料的生命周期,以及尽量减少其生态足迹。

总部位于英国的包装公司Mondi已经开发出一种用于预制袋和FFS卷材,完全可回收的塑料层压板,据说它“非常适合融入现有的回收利用方案中”。 BarrierPackRecyclable含两层PE膜,具备机械性能;据说易于打开和重新关闭以方便消费者;它比相同厚度的传统PET/PE层压板更坚硬、更牢固和更轻盈,并且可以直接在FFS机器上形成,也可用于预制包装。

由BarrierPackRecyclable制成的防潮衬层适合作为多种用途,如干食品、食品配料、个人护理和宠物护理应用。荷兰的CeDoRecyling公司就其所提供的完全可回收性进行试验,证实它可作为柔性层压板的可持续替代品。

消费后回收包装

回收技术的进步使得消费后回收(PCR)材料产生更好的用途,并在许多方面可与原生材料相比。因此,产品中消费后回收的采用率正在不断地增加。

FutureMarketInsights(FMI)在报告中指出,消费后回收主要集中在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批准的包装,如瓶子、杯子、容器(罐子和桶)、袋子、热成型蛤壳和泡罩包装。在材料类型方面,消费后回收材料被划分为PET、HDPE和PP。

许多公司涉足消费后回收包装,包括荷兰包装专家WeenerPlastics(WP)。它最近推出了由高达100%消费后回收PP制成的非食品标准瓶盖/封闭盖。该公司认为,在满足产品规格和性能要求的同时,寻找合适的消费后回收级别或消费后回收混合原生材料的混合物是一项挑战。WP表示,它将进行测试,以确定所选的消费后回收材料是否适合有关瓶盖/封闭盖所需的功能。

通过发掘呈现各种色调和色彩的选项,WP也克服了灰色消费后回收材料受限制的颜色结果。

为了促进回收利用,WP利用其设计回收能力开发新产品,如单一材料产品,用于气雾剂的单片整合喷雾盖,PureDispense分配瓶盖和Smart+计量封闭盖。

食品零售商应对可持续性挑战

引领快餐业潮流的快餐店,开始利用消费后回收用餐物品、包裹和外带的袋子。到了2025年,预计使用100%消费后回收包装的公司的数量将会增加。

美国的快餐巨头麦当劳就是其中的一个例子,到2025年,其全球的所有包装都将来自可再生、再循环或认证来源,并优先考虑森林管理委员会认证。它还计划在所有餐厅提供回收服务。

此计划扩展了麦当劳的现有目标,即到2020年,100%的纤维包装将来自不会发生森林砍伐的回收或认证来源。

这家零售食品服务公司在全球拥有3万7千家餐馆,它将与行业专家、地方政府和环境协会合作,改善包装和回收作业。

大约25年前,这家快餐连锁机构与环境保护基金会(EDF)合作,解决固体废物和加速包装创新工作,为公司和非营利组织开创了一种新的合作伙伴模式。这项行动消除了超过13万6千吨的包装,回收了100万吨瓦楞纸箱,并在合作后的十年内减少了30%的浪费。

2014年,该公司加入全球基金会(WWF)的全球森林和贸易网络计划,并确定了其纤维采购目标,包括FSC优先考虑采用木纤维的包装。

麦当劳说,目前其半数客户包装来自可再生、再循环或认证来源,64%的纤维包装来自认证或回收资源;估计其全球约有10%的餐厅正在回收客户包装。

在18个国家拥有超过6万3千家商店的美国便利连锁店7-Eleven,将于今年3月起在澳洲展开咖啡杯回收计划,这是该店的第二大外卖咖啡目的地。

回收行动是使用简单的杯子,单壁350gsm杯子备有8盎司和12盎司的体积,可减少7000万个外卖杯被弃置在垃圾填埋场。该计划包括在澳洲200多个7-Eleven商店,以及大学或建筑工地等50个大型场所安装收集外卖咖啡杯和Slurpee杯的专用收集箱。

7-Eleven说,由于缺乏有效的回收,澳洲每年有超过10亿个外卖杯子被弃置在垃圾填埋场。这是因为PE或液体纸板衬层是一般纸张回收厂的污染物。不过,一种新的自制技术能够通过剥下纸质杯子的塑料衬层来处理塑料衬层的杯子,以便这两种材料可在一般的纸张和塑料回收厂中进行加工。

瓶装饮料的表述

与此同时,被视为潜在的塑料包装废弃物来源的大公司面对将包装重新塑造成可持续和可回收的压力。

为此,各大品牌已开始使用含消费后回收内容的材料;以及推出提倡废物管理和回收的宣传活动。迄今为止,已有11家公司推出含消费后回收材料的包装。这些公司包括Amcor、Ecover、Evian、L’Oréal、Mars、M&S、PepsiCo、Coca-Cola

Company、Unilever、Walmart和Werner&Mertz,它们共同代表每年600多万吨塑料包装。

饮料业两大巨头PepsiCo和Coca-Cola在设计完全可回收、可堆肥和可生物降解的饮料瓶方面开创了先河,同时也增加包装中的消费后回收材料含量。

Coca-Cola的“没有废物的世界”活动符合其开发100%可回收包装的计划,并在2030年减少其瓶装塑料数量,以及塑料容器含高达50%的可回收成分。该活动涉及收集和回收公司在2030年之前销售的每个容器的瓶子或罐子。

另外,PepsiCo在2011年开发出据称是全球首个100%植物源的可再生PET瓶。该公司还推出完全可回收使用的透明塑料杯,含有20%回收PET(rPET)的选项。与Coca-Cola一样,PepsiCo也展开回收活动,包括与Closed Loop Fund、Recycle Partnership、

NewPlasticsEconomy、CEFLEXProject以及Material Recovery Facility for the Future(MRFF)等不同行业组织携手合作。

瑞士食品和饮料公司Nestlé在北美洲为其Pure Life纯净水品牌推出食品级、完全可回收的rPET700毫升瓶。根据Nestlé公司的数据,自2005年起,其500毫升瓶装的PET塑料含量已经减少40%。此外,该公司在其美国主要瓶装水品牌的标签上实施了“How2Recycle”信息,提醒消费者在回收前清空瓶子和更换瓶盖。

通过与食品级rPET生产商CarbonLite等供应商的合作,该公司已将50%含量的rPET瓶子引进它在加利福尼亚州生产的其他单人使用瓶装水品牌。

另一个在英国畅销的水品牌HarrogateWater表示,它已成功获得充足的rPET,可确保其今年的所有产品都含有50%的rPET材料。

从海洋垃圾到瓶子

海洋垃圾是一个对环境有害的塑料垃圾问题,每年有超过800万吨的塑料进入海洋。虽然清理工作正在进行,但一些公司正通过利用海洋垃圾作为生产可持续产品的有价值材料的资源来解决这个问题。

美国的高密度聚乙烯回收公司EnvisionPlastics表示,它采用的专利OceanBoundPlastic开创了全球首个100%海洋废物含量瓶的先河。它是由完全回收的塑料制成,具有在高风险区域收集的额外好处,从而避免塑料进入海滩和水道。

通过与材料设计公司TechmerPM,可持续发展项目公司PrimalGroup和瓶子吹瓶商ClassicContainer的合作,Envision指出,它还能够取代瓶子中100%的原生树脂和著色剂。该瓶子目前用于包装PrimalGroup的ViTA品牌的个人护理产品。

美国消费品制造商Procter&Gamble(P&G)今年将在英国推出采用海洋塑料瓶制成的产品。使用100%回收塑料和海洋塑料制成的FairyOcean瓶子,是该公司与回收专家Terracycle一起创建的。

根据宝洁公司的说法,它将在英国推出32万个瓶子,据称是世界上使用海洋塑料生产的最大产量可回收洗碗剂瓶。瓶子是以10%采集自世界各地的海洋和海滩的海洋塑料,以及90%的消费后回收材料制成。

宝洁公司也指出,包括Fairy、Dawn、Yes、Dreft和Joy在内的品牌,将继续从垃圾填埋场转移8千吨/年塑料用于制作透明塑料瓶,其全球的4.81亿透明塑料瓶保护碗碟瓶子平均使用40%的消费后回收材料。P&G说,“如果堆放起来,这些瓶子将是珠穆朗玛峰高度的11倍。”

因此,通过共同努力提高对有效废物管理及分选和回收的认识,特别是在重要的海洋塑料经济体,我们有望在2025年减少可能污染环境的塑料数量。

生物塑料可否解决世界的垃圾问题?

Angelica Buan 在本报告中指出,不可降解塑料垃圾对环境所带来的冲击促使人类必须重新思考该如何使用和生产环保塑料。

中国停止接收来自发达国家的废塑料

中国已决定停止进口包括塑料在内的24种废旧物质,这将造成一场环境大灾难。这项禁令将在3月份生效,届时全球有超过60亿吨的废塑料将不会在中国被回收利用。

中国已名列全球塑料污染排行榜,这项禁令可被理解。它必须解决国内的环境问题。

禁令一出,作为中国废弃物两大出口国的欧洲和美国,将会发生什么事? 为了在2019年年底将欧洲的塑料消耗量减半,并在2025年底前再减少80%,欧盟已经加大对塑料袋征税的力度。另一方面,向中国输出近150万吨废塑料的美国,将不得不依靠国内处理废物和回收的能力。

与此同时,看来亚洲其他地区也将敞开回收机会的大门。这深具讽刺意味,因为该地区也在自家后院与废塑料问题进行抗争。根据荷兰基金会Ocean Cleanup,排名前20的污染河流主要在亚洲。

亚洲作为生物塑料中心

在此背景下,推动了生物塑料使用的增长,研究机构Knowledge Sourcing Intelligence预测,2022年全球生物塑料市场价值将达到438亿美元,相比2017年为170亿美元,年均复合增长率为20%。EuropeanBioplastics最近更新的年度市场数据也引用了20%的增长轨迹,主要由对聚乳酸(PLA)和聚羟基脂肪酸酯(PHA)等生物聚合物的需求所推动。

亚洲地区的生物塑料生产能力也在不断地提高,LuxResearch的2016年报告指出,这是因为东南亚作为生物化学中心,它在当地获得可持续的原材料。

泰国拥有充足的甘蔗供应,而根据2017年USDAGain的数据,泰国已经生产1千120万吨糖,超过了该国的消费量,可迎合出口需求。

该国出现大型生物塑料工厂并不奇怪。荷兰PLA生产商Corbion与法国石油天然气公司Total的合资公司Total Corbion,正在罗勇完成建设一个年产能75千吨的PLA工厂,预计在今年启动。

今年下半年,该公司将在罗勇扩建现有的丙交酯工厂,年产能为25千吨。PLA聚合工厂将生产Corbion的LuminyPLA树脂组合。TotalCorbion公司说,它使用Bonsucro认证的蔗糖(一家制定可持续性标准的全球性非营利组织)作为原料,通过发酵转化为乳酸,并被用作PLA生物塑料的基础。该公司向总部位于曼谷的MitrPhol采购原材料,后者是泰国最大的糖和生物能源生产商,拥有两家Bonsucro认证的工厂。

PTTChemical与Cargill的合资企业NatureWorksAsiaPacific也在泰国扩展业务,计划投资1.43亿美元于生物塑料工厂。

据悉,全球第二大废塑料排放国印尼,目前正在寻找海藻养殖等生物塑料替代品。海藻不仅是可持续的,而且被发现可生产耐用且可降解的材料。当地一家公司Evoware,正利用印尼丰富的海藻供应,作为其专利的海藻成分包装,同时也提高了海藻农民的生活水平,他们当中大部份来自该国最贫穷的省份。

海藻包装100%可生物降解,溶于温水,保质期长达两年。它可打印和可热封,应用潜能相当广泛,适用于小型食品袋和包装,以及非食品类的物品。

与此同时,马来西亚的棕榈油正被用来生产PHA生物塑料。在SIRIM、马来西亚理科大学(USM)、马来西亚博特拉大学(UPM)及麻省理工学院(MIT)的合作下,于2011年开始建造一座2千升容量的工厂。它位于雪兰莪莎阿南。

根据SIRIM,该工厂采用一种可充分利用棕榈油工业副产品的工艺,如棕榈仁油(CPKO)、棕榈油工厂废水(POME)以及含空果串(EFB)、中果皮纤维(MF)、棕榈仁壳(PKS)、叶状体和树干的固体生物质。SIRIM表示,该工厂生产约6千万吨POME和8千万吨固体生物质,到了2020年,这些产量将分别达到7千万至1亿1千万吨和1亿吨干吨。SIRIM说,特别是POME废液,有100倍的生活污水耗氧潜力,是该行业的一个主要关注点,因为它在处理土壤和水时对环境产生影响。

随著生物反应器和合成技术的到来,POME和CPKO现可成为PHA基生物塑料的可行来源。

另一个亚洲国家越南,根据越南塑料协会的统计,2016年人均塑料产量为41公斤/年,预计到了2020年,塑料生产商可能需要约500万吨的制造材料来满足日益增长的消费需求。在此期间,塑料垃圾也将激增。一个项目已经出炉,到2020年,将减少使用一半以上的不可生物降解塑料袋,它是最大的环境污染者。

越南正在龙安省的一个工业区建造第一个生态塑料厂。这个耗资1千万美元的工厂,是VietnamPlasticHouse和广州的一家生物降解塑料公司联手的合资项目,将拥有3千吨/年生物塑料袋的产能。

据了解,越南将增建四座生物降解塑料袋工厂,并在柬埔寨、寮国和缅甸建造三座类似的工厂。

参与该项目的HCMCityPlasticAssociation指出,生态塑料树脂是由纤维素、木薯和添加剂制成,使塑料袋可在两年后分解。

 

甘蔗基瓶子和MEG的成功事例

法国是第一个完全放弃使用塑料盘子和餐具的国家。透过创新科技应对油基塑料扩增,法国Lyspackaging公司最近设计了一种生物基瓶

子。根据Lyspackaging,这个甘蔗基VeganBottle是100%可生物降解,具有改良的机械性能和阻隔性能。

此生态瓶可以帮助减少使用和丢弃的油基瓶的数量。Lyspackaging公司表示,在法国,45%或20万吨/年的塑料瓶没有被回收。

在其他地方,巴西石化公司Braskem和专门从事催化剂与表面科学的丹麦公司HaldorTopsoe,正在研发一种从糖生产单乙二醇(MEG)的开创性途径。 MEG是PET树脂的重要组成部分。这项交易还包括在丹麦建造一个示范工厂,并于2019年启动。

该项目是以在托普索实验室开发的两步工艺及其本身的催化剂为基础,专注于在单个工业装置将糖转化为MEG,这将减少生产初期的投资,以及提高生产过程的竞争力。

示范工厂将进行技术测试验证,并确认其技术和经济的可行性,以及验证不同原料,如蔗糖、葡萄糖和第二代糖的技术。

 

从生物体中获取生物塑料

换个角度思考,亚利桑那州立大学(ASU)展开了一项研究,利用在水土中生长且可自行制造食物的蓝细菌(也称为蓝绿藻)来生产可完全生物降解塑料。

首席研究员TaylorWeiss说,该项研究创造出两个细菌之间的共生伙伴关系,两者各专注于一项特定任务。“蓝细菌利用光合作用产生糖,并被设计为不断排泄糖。第二种细菌称为Halomonasboliviensis,循环地消耗糖以便交替地生长和生产生物塑料。另外,蓝细菌是从海藻提取物制成的水凝胶珠中捕获的,有关水凝胶珠是浸没在充满生物塑料生产细菌的盐水中。”

研究面对一些挑战,比如尽可能在最长的时间内尽量减少使用水凝胶有助降低成本,但是Weiss说这种细菌—生物塑料过程在工业上是可行的,两种细菌和水凝胶已经被工业化。

降低成本,特别是如果以工业规模为目标,也是马德里生物研究中心(CIB-CSIC)的一个科学家团队所进行,有关生产PHA生物塑料所关注的事项。针对如何克服从细菌中提取聚合物的挑战,首席研究员VirginiaMartínez说,已经开发出一种创新的提取方法。“我们所做的是用捕食性细菌B.bacteriovorus作为裂解剂来杀死其他细菌,特别是天然的PHA生产者,P. putida KT2440,并回收细胞内的生物产物。我们还设计了捕食者,使其不会降解被猎物累积的生物塑料。”

通过这种新的方法,生物塑料可在一个单独的步骤中回收,而不需要使用复杂的设备或有毒化合物。这项研究结果发表于《Scientific》报告中。

 

来自非转基因原料的PHA生物塑料

另外,总部设在加拿大的FullCycle Bioplastics(FCB)是一家专门从事将有机废物转化为生物塑料的公司,正使用非基因改造生物(GMO)工艺制造PHA生物塑料。它利用有机和纤维素废物作为原料,这种新方法可以把目前以农作物为基础的原料,如食品级糖或种子油,作为在商业化上获得PHA的选择。FCB工艺以食物残渣、农业副产品、纸板和废纸为原料。即使报废的PHA产品也可用作生产原生PHA的原料。

FCB公司的工艺流程涉及将有机废物分解,并成为PHA的原料。一旦原料完全调整后,将其投入在环境条件下自然发生的细菌池中,在那里被消耗并转化成PHA,然后干燥并加工成最终的树脂产品,准备配混。

FCB公司强调,其过程能大大地降低生产成本,并消除了昂贵的实验室级无菌或密封的需要。此外,FCB表示,对技术进行许可可以使拥有大量废弃物流的公司生产PHA“以产生收入,同时通过创造废物的最高和最好的价值来遏制处置成本”。

显而易见,迫在眉睫的废塑料问题,有利于生物塑料的进一步发展,作为控制废塑料的可持续解决方案。

美国公司CMTMaterials在中国深圳为其Hytac插件辅助材料开设了一个新的工厂

美国公司CMTMaterials在中国深圳为其Hytac插件辅助材料开设了一个新的工厂,用于热成型、销售和客户服务人员,以及定制服务。新工厂将为中国、台湾和多个东南亚国家,包括印尼、马来西亚和泰国提供当天发货服务,从而缩短交货时间和运输成本。全系列的Hytac合成泡沫塑料产品备有各种尺寸的棒材和片材供选择。

产量扩增/工厂开设新闻分享

  • 特殊化学品公司Clariant和中国一家私人拥有的光稳定剂生产商TiangangAuxiliaryCo,已经在河北省的沧州国家沿海港口经济技术开发区购置一个厂地,启动了双方新的生产合资企业。
  • 特殊材料公司Celanese Corporation的IbnSina与总部位于利雅得的Sabic的合资企业,以及它在沙特阿拉伯朱拜勒工业城建立一座5万吨聚甲醛(POM)的生产设施,已经开始启动。
  • 国有石油巨头SaudiAramco和总部位于利雅得的石化公司Sabic将在沙特阿拉伯开发一个200亿美元的全面综合原油化学品(COTC)中心。它预计每天可处理40万桶原油,每年可生产900万吨化学品和基础油,并将于2025年投入运作。这将是世界最大,以及沙特阿拉伯的第一个COTC设施。
  • 化学品公司LGChem将投资2.79亿美元,于2019年在韩国分别将其粗丙烯酸(CAA)和超吸收性聚合物(SAP)的产能扩大至18万吨/年和10万吨/年。该公司预计其年销售额将增长2.8亿美元。
  • 荷兰公司TeijinAramid计划于2022年将它在荷兰工厂的Twaron超级纤维的生产能力提高逾25%。
  • 总部设在英国的化学品公司IneosOligomers将在得克萨斯州建造一个新的世界级低粘度聚α烯烃(PAO)装置。其年产能为12万吨,将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单一PAO列车。它计划于2019年第三季度启动。
  • 韩国的石油化学公司Hanwha Total是HanwhaGroup和TotalSA的50-50合资公司,它将投资3亿美元在Daesan建造一个新的PE工厂,于2019年年底将该公司的PE产能提高逾50%,至110万吨/年。它将采用由Total和Chevron PhillipsChemicalCompany授权的先进双环(ADL)技术。
  • 台湾的FormosaPlastics将于2020年扩充它在美国路易斯安那州BatonRouge工厂的PVC产能至13万6千吨/年。
  • 俄罗斯的石化公司Sibur正在提高它PoliefBlagoveshchensk的对苯二甲酸的产量,于2019年将产能扩增至35万吨/年。
  • 总部位于美国的Ascend PerformanceMaterials是世界最大的PA6树脂全面整合生产商,它正在提升其中间体化学品和聚合物产品组合的产能10-15%。
  • 美国的亚磷酸盐抗氧化剂供应商Addivant,其在摩根敦工厂的产能已扩大超过40%。
  • 荷兰化学品公司DSM正在扩大其位于荷兰的Emmen和Geleen的特殊聚合物工厂的高温聚酰胺(PA)和热塑性共聚酯(TPC)的产能。
  • 英国的材料制造商Victrex已经启动其价值1千万英镑的设备,专注于PEEK聚合物及PAEK系列中其他差异化等级之高性能热塑性塑料的研发工作。
  • 总部位于美国的Trinseo,已经启动了它在中国张家港的MagnumABS生产线。
  • 巴西的Braskem和丹麦的化学公司HaldorTopsoe将携手合作,在丹麦开发MOSAIK糖—生化制品解决方案,生产MEG(一乙二醇),预计于2019年开始操作,2023年开始启动商业工厂。
  • 德国的Covestro在德国启动了新的水性聚氨酯分散体(PUD)生产设施,并扩大在西班牙的产能。该公司也在中国建设一个新的工厂,并计划在美国恢复生产,同时在那里进行现代化和扩建设施工作。
  • 奥地利的Borealis将进行一项消除瓶颈的研究,以便显著地提高它在比利时的三个聚丙烯工厂的产能。该公司预计在2018年第四季度作出最终投资决定,并于2020-2022年增加产能。
  • Solvay已经在中国常熟开设了Solef聚偏二氟乙烯(PVDF)工厂。它用于混合动力和电动汽车(xEV)中的锂离子电池(锂离子),近海石油和天然气管道与衬垫,以及水净化膜。
  • 德国的吹塑机械制造商Kautex Maschinenbau已在波恩完成其新的5千平方米装配厂。该工厂主要用于组装KBB系列的全电式包装机和KSB机器。
  • 奥地利的回收/编织袋机械公司Starlinger&Co已经为其回收单位设置了一座新的大楼。在这之前,该部门是在维也纳的总部以及在Weissenbach的Starlinger工厂运作。
  • 瑞士的Maag公司是一家齿轮泵、造粒系统,过滤系统和粉碎机的制造商,它在上海和广州开设了两家新的中国工厂。在上海,该工厂将迎合Maag的泵和制粒机的生产需要,以及销售、维修和售后支持服务。第二个工厂是一个全新的转子重磨中心。

哈尔滨太平国际机场如何完成了一场高难度扩建?

近年来,随着中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和国民经济实力的不断提升,我国民航产业获得了蓬勃增长,其中大型机场的建设更直接影响到区域空间、经济和交通的发展。哈尔滨太平国际机场(以下简称:太平机场),作为黑龙江省的枢纽机场,2016年吞吐量突破1600万人次,现为中国东北地区最繁忙的三大国际航空港之一。2015年,为进一步承载更多客运量,太平机场正式投入到T2航站楼扩建,预计于2017年年底建成并投入使用。届时,这个“中国对俄远东地区门户机场”航站楼总面积将达近23万平方米,满足更大人次客运吞吐需求,以更加繁荣和立体的形象展示在旅客面前。

哈尔滨太平国际机场

 

为了同时满足使用面积和空间利用率最大化,并保证机场建筑的安全、环保和美观,太平机场的扩建项目在施工上采用了高难度的贴邻建设新航站楼施工方式,设计上凸显的“欧陆范”风格使其成为了目前国内面积最大的欧式风格建筑,同时机场还在环保性上着力实现节能化供电、供暖和制冷模式。这些都对建筑材料的安全、环保和可塑性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而聚碳酸酯材料以其各方面的优异性能脱颖而出,被应用于此次太平机场T2航站楼的建设项目中。

优质材料全面加强机场的安全值和美观性

作为全球领先的高科技聚合物生产商,科思创凭借行业领先的高性能聚碳酸酯板材产品参与太平机场T2航站楼雨篷搭建,并采用15mm模克隆®漫反射实心板用于雨蓬天窗的建筑材料,为太平机场扩建项目提供量身定制的创新解决方案。

安装科思创聚碳酸酯板材后太平机场T2航站楼车道雨蓬

 

高防火性和高抗冲击性为机场保驾护航:作为人流密集型公共区域,机场建筑在安全性和坚固性上有着相对高的要求。因此,在建筑材料的选择上,防火耐高温性能成为了最重要的参考标准之一。根据公共建筑材料防火标准的要求,科思创聚碳酸酯板材远远低于烟气毒性的限值,可以实现离火后自熄,且熔滴物也不会燃烧,在防火耐高温性能上优于同类其他材料。同时,与其他材料相比,在受到相同强度的冲击后,模克隆®聚碳酸酯板材承受冲击的能力是玻璃的近200倍,是PMMA的20-30倍。此外,通过前期精确计算和调整,科思创还成功解决了聚碳酸酯弹性模量相比玻璃较低的问题,最终通过提高板厚及调整板材布置方案予以解决,形成更为安全可靠的解决方案。

强大耐候性无惧极端天气:该工程在设计时原打算此部位采用玻璃贴膜方式,但考虑到哈尔滨冬季寒冷和昼夜温差大,以及玻璃自爆率较高的特性,寻找安全可靠、美观大方的替代材料势在必行。相比聚丙烯、PVC,聚碳酸酯板材的长期耐久使用温度远远高于这些材料,即使长时间暴露在极高或极低的温度中,也能保持其荷载能力和稳定性。因此,面对太平机场的特殊情况,科思创聚碳酸酯板材完美取代了玻璃材料,实现长效耐温需求的同时,也满足了整体项目建筑效果。

高度透光性实现节能天然采光:科思创聚碳酸酯板材同样具有优良的透光性,以及极高的透光率稳定性,能够保证在10年的品质保证期内,其透光率下降不超过6%。同时,此次项目雨篷采用的模克隆®漫反射实心板能够将光线打成匀光,形成均匀稳定的光线条件。满足了太平机场利用自然条件节能采光的设计初衷。同时其打造的光线环境配合整体机场建设的欧式风格,极大提升了整个建筑设计的美观度和舒适感。

创新材料不断拓展建筑边界

随着中国建筑产业不断发展,以人们对于建筑的设计感、环保性和安全性的诉求也在日益提升。传统的钢筋水泥材料面对这些新兴需求日渐显示其局限性,而聚碳酸酯等可塑性更高、更轻质、更环保的创新材料逐渐成为不少建筑商的首要选择。依托全球领先的技术实力和产品组合,科思创不断顺应中国建筑市场的发展需求,并以其高品质的聚碳酸酯产品被广泛应用于各类建筑项目中,帮助客户解决难以应对的建筑挑战,不断突破建筑局限。

凭借聚碳酸酯板材在耐候性和轻量性上的卓越优势,科思创在辽宁海城义乌小商品城连廊建设项目上得到了突出表现。模克隆®12mm透明实心板材则凭借极高的风雪荷载能力,有力承受连廊所处的北方地域极寒环境。与此同时,因其单位面积重量仅为中空夹胶玻璃的32%,从而进一步提高了安装效率,节省了钢骨架结构,保证了整个项目的效果要求。

辽宁海城义乌小商品城

 

而在被誉为“全球最美建筑”的武汉高铁站建设项目中,科思创更发挥了聚碳酸酯板材极强的可塑性和透光性在建筑设计上的美观呈现。综合考虑建筑效果、日后维护和正常运营的需求后,科思创选择了模克隆牌聚碳酸酯实心板,完美结合了高铁站“九头鸟”与波浪造型的设计理念,并体现了更优的承载能力及隔声性,在整个项目中使用面积达到55,400平米,充分实现了高铁站华丽典雅的形象以及坚固安全的建筑功能。

武汉站内景图

 

随着聚碳酸酯市场在中国各个产业的深入应用,科思创以高科技创新材料与德国工艺为核心,继续开拓聚碳酸酯的更多可能性,并专注定制化产品,为产品设计师、工程师和产品制造商提供更高性能、轻质和高性价比的材料,携手客户共同“开创精彩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