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型塑料:剖析珠子和海洋的關係

塑胶垃圾变成纺织品,有望解决海洋中数以吨计的塑料碎片问题。但是,根据Angelica Buan,这样的解决方案有利也有弊。
继全球暖化之后,海洋污染是21世纪最受关注的人为现象之一,而回收废塑料是减少(以及预防)海洋污染的首要解决方案。
要解决海洋污染问题,同时又能利惠经济的两全其美方案,就是拓展价值万亿美元的零售服装和鞋类工业。总部位于英国的零售研究分析机构 Conlumino 预测,这个行业在2018年的销售额将超过2万亿美元。
事实上,已有几家公司做出此天才的行动,即以再生的塑料垃圾制造服装。 

破坏力不容小觑
价值数十亿美元的美容保健行业对微珠的需求不断增加。微珠也称为微球、微粒子或微气泡/研磨剂。根据Markets and Markets,从2013年到2018年,预计此领域的复合年增长率为12.5%,从28亿美元飙升至52亿美元。微珠的应用领域包括建筑、油漆和涂料、医疗技术、汽车、航空航天、生命科学、生物技术、化妆品及个人护理用品,石油和天然气等行业。预计后四者将成为市场增长的推手,重点区域如北美洲和亚太区,并由中国、印度和澳洲带动。
塑料微珠去角质剂的使用在90年代不断增加。厂商喜欢它们,因为比起天然成份,它们给皮肤更柔滑的感觉。
总部位于得克萨斯州的市场咨询公司Lucintel 说,护肤产品制造商面对以较低成本提供优质产品的挑战。它也是使用微珠的最大行业,这是因为多功能产品的需求增加所致,包括具防晒、抗老化,或抗皱纹特点的润肤霜。 
英国的海洋保护协会说,四分之三的磨砂及去角质产品含有微型塑料,特别是洗发水、肥皂、牙膏、眼线笔、唇彩、香体剂和防晒霜。
它们也被用来作为提高质量的功能性添加剂,而根据BCC Research 的市场预测,复合材料行业使用微型塑料作为填充材料,成为医疗保健及个人护理行业的许多先进材料的组合成份,以及作为许多特殊研发的用途。
这些微粒是由PE、PP、PET、PMMA等塑料及尼龙制成,其中又以PE和PP最为常见。
环境研究所(IVM)代表北海基金会,对多项含微型塑料的产品进行了研究。据说其中一项产品含占其重量10.6%的PE,这意味着每瓶200毫升的产品,就有21克的微型塑料被冲刷到排污系统。另一个产品样本含有50微米大小的PET,而另一些产品则含有10%PE或相等于一茶匙或500毫克的微型塑料。简单地说,消费者每天每人平均使用大约2.4毫克微型塑料。 

      

成为一锅塑料炖汤
毫无疑问的,我们的海洋已经成为一锅塑料炖汤。根据澳洲詹姆斯库克大学的ARC Centre of Excellence for Coral Reef Studies所进行的一项研究,即使是依赖浮游生物及其他微生物生存的大堡礁的珊瑚,也被发现摄食微型塑料。领导这项研究的Dr Mia Hoogenboom说,这是因为珊瑚是非选择性的摄食者,这些珊瑚的小胃腔可能因为塞满了塑料而影响了消化功能。
根据英国的普利茅斯大学,早在60年代的时候,微型塑料就开始占据我们的环境。该大学最先提出微型塑料入侵环境的证据,以及此材料所释放的化学污染物可能被海洋生物摄食。该研究已经成为重新考虑在产品中使用微型塑料的政策基础。
与此同时,纽约州立大学学院的化学家雪莉梅森证实,她的研究小组所调查的湖泊已经受到牙膏及化妆品面霜的塑料微珠所污染。这项自2012年起展开的研究也发现,美国的五大湖的塑料污染物有将近80%是来自微珠。这项研究促使人们对微型塑料的影响,以及管制或禁止使用微型塑料的政策作进一步的研究。

禁止微珠
 2013年12月,欧洲联盟理事会要求取消在产品中刻意加入微型塑料,特别是化妆品和清洁剂,作为它们形成薄膜、控制粘度及研磨特性用途。 
海洋保护协会在2012年的报告中重申,废水处理系统无法完全过滤个人护理产品所含的微型塑料。因此,有必要采取更积极的行动,如呼吁欧盟全面禁止。该协会也推出一个应用程序,列出含有微型塑料与否的产品清单。
与此同时,一个称为Beat the Microbead的组织已列出停止使用微珠的企业清单。
例如企业巨擘Unilever表示,公司旗下的所有产品在2015年将不含塑料。其他的如荷兰公司 Beiersdorf、Colgate-Palmolive,及法国化妆品公司 L’Oréal也纷纷效仿。Procter & Gamble 表示,它将在2017年弃用微珠。Johnson & Johnson 已逐步淘汰含有微珠的产品,并将在2015年年底完成首阶段的重新拟定配方工作。
此外,South American Nature Cosmetics及总部位于英国的Body Shop分别以天然成份取代塑料微珠,并预期在今年至2016年淘汰塑料微珠。越来越公司正采取同样的行动,包括德国的化学品公司Henkel、家具零售商Ikea,Watson Health & Beauty Benelux属下的 Kruidvat,以及美国的营养保健品公司 Nature’s Bounty。
这无疑是一项正面的发展,因为生态学家马克布朗在2011年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在废水出口附近含有大量来自衣服的合成微型纤维。
马克布朗从往家洗衣机排出的废水采样中,估计有大约 1,900 根从合成衣服脱落的单纤维最终会流到海洋。有了这项发现,马克布朗遂要求服装品牌支持他抗击微型塑料扩散的目标。他所接触的公司大部份都拒绝,除了一家女性服装品牌 Eileen Fisher,这家公司资助马克布朗1万美元,让他继续其研究工作。
在类似的立场上,美国牙医协会(ADA)正在采取措施,监督被发现含有PE微珠之商业牙膏的安全性。该牙医协会负责评估所有ADA盖章接受产品安全性的科学事务委员会表示,它将会撤回那些可构成健康风险之产品的印章。此外,它也会继续针对与此课题(微珠)有关的最新面世科学配方进行评估。 

回归本质

随着限制使用微型塑料的呼声日愈高涨,制造商开始转向可生物降解的珠子。
去年,Impact Colors 推出了一系列可生物降解的珠子磨砂膏,以取代PE微珠。Nature XFol Candelilla 珠子是全天然的珠子,据其制造商说,它对皮肤安全,是用于牙膏及个人护理产品的理想选择。正如产品的名字所示,该珠子是以生长在墨西哥北部及得克萨斯州南部的Candelilla 植物所提取的蜡质所制造。
德国的特殊化学品公司Evonik,已经研发出可替代PE及 PP微珠磨砂膏的硅替代品。Sipernat 2200PC 及Sipernat 22PC 二氧化硅已被国际天然有机化妆品协会列为等同于天然性质。根据Evonik,虽然合成无定形二氧化硅的性质类似天然存在的二氧化硅(如砂子),但是以化学术语来说,基于它的技术生产过程,其纯净度明显高于天然的二氧化硅。据说Sipernat 产品完全符合研磨粒子的要求。
同样的,法国Lessonia 公司推出 Celluloscrub 以取代化妆品的PE珠子。可生物降解与可再生的Celluloscrub是提炼自木浆,在天然机制,包括细菌或光线的作用下降解。
因此,毫无疑问的,化妆品及个人护理产品制造商已采取多项措施,减少入侵我们的环境,以及最终流入海洋的微型塑料数量。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