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化工原材料 化工新材料企业突围战 三大策略致胜未来
化工原材料 - 最新新闻 - 2021年6月6日

化工新材料企业突围战 三大策略致胜未来

中国主导全球化工市场, 未来仍为最具吸引力的市场

化工新材料企业突围战 三大策略致胜未来

在过去的几十年中,中国化工市场以惊人的速度快速增长,2018年中国化工业销售额高达十万亿元人民币,在全球化工市场中占有绝对的主导地位。目前,中国正处于从新兴经济体转为成熟经济体的历史性变革中,GDP增长逐渐趋于平稳。但纵观全球,中国化工市场未来依旧蕴含着不可小觑的增长潜力,中国的国有、民营、外资化工企业均将在其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化工新材料企业突围战 三大策略致胜未来02-PRA

中国化工企业面临四大新常态

在巨大的发展机遇浪潮之下,仍然包裹着重重挑战,全球宏观经济下行压力持续,英国脱欧、中美贸易战等逆全球化冲击加剧了市场波动,中国化工市场必将历经深刻的转型以应对愈加复杂多变的内外部环境。展望未来,危机之中的破局探索将成为未来化工行业面临的新常态,也将推动中国化工产业结构重塑。

化工新材料企业突围战 三大策略致胜未来03-PRA

聚焦高附加值业务,技术突破开启差异化竞争

低端产能过剩仍是目前国内许多化工企业所普遍面临的压力,部分企业甚至不可避免地陷入了低价同质竞争的困局。以EVA(乙烯-乙酸乙烯共聚物)为例,由于国内EVA产能集中于发泡级等低端产品,而难以生产较高端的光伏级产品,因此不仅错失了2015-2017年下游光伏产业的发展风口,供需的错配更加致使产能利用率从56%进一步下降至53%。诸多EVA生产企业利润率严重下滑,甚至不得不将设备转用于生产LDPE(低密度聚乙烯)。

为在市场中提升自身竞争力,充分挖掘“护城河”,众多国内化工企业纷纷走上差异化竞争之路,通过产品结构升级,实现从低利润同质化产品向高利润差异化产品的转型。因此,选择具有高附加值的新业务、新的化学品或材料将是实现业务快速增长的重要机会。在“中国制造2025”不断推进的大背景下,围绕新材料关键技术、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等的鼓励政策也陆续推出,引导企业向产业链中具有高附加值的产品展开核心技术攻关。以半导体行业中具有关键作用的CMP(化学机械抛光材料)为例,CMP抛光液/抛光垫这一毛利率约60%的产品在2013年之前完全被国外企业所垄断。但经过超过10年持续研发攻关,我国以安集微电子、鼎龙股份为代表的部分企业已成功完成核心技术突破,成功打入市场并结束了国外企业的垄断。

缓释产业链单一环节风险,探索产业链纵向延伸

中国很多化工企业在诸多因素的限制下而将自身业务仅集中于产业链上的某一环节,单一产业链环节不仅使企业暴露在产业链上下游供给波动的风险之下,同时在一定程度上压缩了企业整体的盈利空间。以高分子材料PA66(尼龙66)为例,PA66凭借自身较优的性能,在工程塑料、工业丝等领域都逐步开始了对现有材料的替代,国内需求量稳步上升。然而,在“己二腈-己二胺-PA66”这条产业链上,国内所有尼龙66厂商均集中于产业链尾端,而所有的己二腈原料均需依靠从海外进口。这样的局面导致国内尼龙66厂商的生产几乎全部依赖于与己二腈龙头的采购合作关系,不仅缺乏议价能力,而且一旦上游断供就将不得不陷入产能关停的窘境。

化工新材料企业突围战 三大策略致胜未来04-PRA

为提高产业链上下游供给的稳定性,增强整体市场的把控力,部分化工企业逐步通过对产业链上下游环节(尤其是其中利润率较高的环节)展开纵向延伸,从而提升企业抗风险能力、锁定各环节利润,并且通过一体化协同优化运营效率。其中,向上游产业链延伸可以稳定原材料的供应、增强对上游供应商的议价能力、降低自身产业链后部环节的原材料成本;而向下游产业链延伸则还可以帮助消化自身产业链前部产品、增强对下游客户的议价能力并更好地把握下游市场的变动情况。例如卫星石化就从自身所处的“丙烯酸-丙烯酸酯”环节分别向上下游展开了延伸,目前向上游建立了丙烯产能,向下游建立了高分子乳液、颜料中间体等产能。

主动拥抱海外优势资源,开启全球化战略布局

从全球尤其是欧美化工企业的发展历程来看,全球化的布局可直接利用不同国家和地区的资源、人力、物流、客户资源,是化工企业提升自身竞争力的重要途径。随着过去几十年中国化工行业的高速发展,更多的中国化工企业也开始把目光投向海外。因中国油气资源相对匮乏,许多化工产业的最上游原材料环节存在先天的不均衡,供给的不均衡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甚至制约了部分国内化工企业的发展。例如,天然气成本占尿素生产成本的60%以上,但我国原油、天然气的进口依存度分别高于70%、40%。如天然气的供应量、供给价格出现较大波动,尿素企业的生产成本将有可能随之大幅提升,进一步压缩企业利润甚至出现亏损。

化工新材料企业突围战 三大策略致胜未来05-PRA

环保政策持续高压,驱动企业供给侧绿色化改革

自2013年以来,环保督察、环保费改税等相关政策频出,环保监管持续趋严,尤其今年3月份以来,因“响水3.21爆炸事故”而引发的一系列化工行业综合整治,将化工企业的绿色化改革推向一个新的高潮,许多带有定制化特征的省市级环保政策纷纷出台。对于涂料、农药等污染较大的细分行业而言,企业一方面面临着环保支出大幅上涨的压力,另一方面还可能面临产量下降的风险。例如,2018年江苏地区诸多PET生产企业受到政府环保限电的影响,开工率下降10%-50%不等,企业销售额出现断崖式下跌。

化工新材料企业突围战 三大策略致胜未来05表1-PRA

因此,部分对产业链上游依赖较大的化工企业开始考虑将产能转移至原材料成本较低的国家或地区,从而有助于企业生产运营的降本增效,这在一些情况下还可帮助企业规避部分国家地区的贸易壁垒,进一步开拓海外市场。当然,产能转移并不是企业全球化发展的唯一方式,近年许多中国化工企业也选择了收购、设立海外研发中心等方式来拓展全球版图。例如万华化学自2015年来,先后通过收购匈牙利博苏化学以及瑞典国家化工,奠定和巩固了自身在全球聚氨酯行业的龙头地位。

在环保压力之下,部分企业选择加大对于防止污染设施建设的投入,或采用生物质原材料或催化剂以实现更加天然和清洁的生产流程,甚至转而寻求更加优越的生产线路。

化工企业的三大致胜策略

面对化工行业的新常态,中国各类化工新材料企业均表现出了一定程度的焦虑,更有甚者担心企业在几年后将不可避免地成为行业的历史。世间万物都是辩证的,化工新材料企业们也意识到这巨大的“焦虑”背后蕴含着巨大的发展机遇,众多企业纷纷探索适合自身企业发展的转型之路,也不断通过尝试转型来打开企业增长升级的大门。着眼未来,普华永道根据多年的行业经验为“开展高附加值新业务”、“挖掘产业链延伸机会”和“积极开展全球化”这三条潜在转型路径中的关键点进行了梳理和总结,从而助力企业健康的发展。

开展高附加值新业务

通过寻找并开发具有高附加值的新业务、新化学品或材料,企业可以实现营收和利润的快速增长并规避低端同质竞争。而在识别新业务/新产品的过程中,由于高附加值化工品/新材料领域所涉及的产品众多,而部分产品的下游应用场景尚且处于探索阶段,如何挑选出最具有潜力、且最适合企业自身发展的新业务是重中之重。普华永道认为,化工企业可基于以下3个维度进行新业务选择:

  • 聚焦未来高速发展的行业,筛选相关化工细分产业:
    着眼未来,5G、新能源、电子信息、生物医药等行业将迎来黄金发展期。在大行业的带动下,储能材料、显示材料等关键化学品及新材料将有望成长为上百亿规模的细分市场
  • 把握产业结构升级调整趋势,识别可实现存量替代的机遇:
    随着政策支持力度的增加,企业也有机会借助自身的技术创新实现进口替代,获取存量市场。以中美贸易战为例,由于进口关税提升,数百种化工产品的进口量受到冲击而明显降低。在此背景下,国内化工企业有必要持续识别存量市场的结构性变化,提早进行自身能力布局,利用国内供需缺口迅速抢占国内细分市场份额
  • 基于与企业现有业务的协同效应,形成最合适的产品组合结构:
    在上述两大维度筛选的基础上,企业还有必要评估新业务与自身业务的协同情况。通过选择具有高协同性的新业务,促进资源的有效利用,优化成本结构

化工新材料企业突围战 三大策略致胜未来07-PRA

挖掘产业链延伸的机会

产业链延伸为企业在自身已较熟悉的产业链和市场中增加盈利空间、提升上下游议价能力、规避波动风险等方面提供了较好的契机。然而,产业链延伸的尝试对企业本身的实力提出了较高的要求。普华永道认为,企业首先需要结合市场、竞争及自身战略,综合评估筛选目标环节;其次,需对目标环节所涉及的关键壁垒进行识别,寻得可行的克服方案;最后进一步进行整合,激发产业链一体化的协同效应:

  • 综合评估内外部环节,筛选出延伸的目标产业链环节:
    企业需要对产业链上下游各环节的市场规模、增长潜力、盈利能力、竞争环境、自身能力与战略进行综合评估,确定延伸覆盖的具体产业链环节与长度
  • 识别延伸关键壁垒,建立具体可行的克服方案:
    企业需要对延伸目标环节的技术、资金、资质、原材料、客户资源等壁垒进行准确识别和评估,并结合自身能力确立可行的克服方案。同时通过较准确的财务预估,缓释延长建设期对企业现金流造成的压力
  • 整合所覆盖产业链条,建立一体化协同效应:
    在完成对产业链目标环节的覆盖之后,企业需要通过一体化整合来进一步激发所覆盖产业链环节间的协同效应,使多个环节互为支持。因此企业应对组织架构、运营模式、管控机制等按需进行调整

积极开展全球化

企业可以通过全球化的战略来直接利用全球国家和地区的优势要素,实现企业整体运营的降本增效、绕过部分贸易壁垒,还可以借此涉足多市场以缓释单一市场供给或需求的波动风险。普华永道通过在全球和中国的大量实践认为,无论是采用产能转移还是通过投资收购等方式,化工企业在开展全球化的过程中都必须考虑以下3大核心问题:

  • 寻找适宜标的:
    对于以投资建厂为主的产能转移来说,企业首先需要在宏观尺度基于可及市场情况、原材料价格、运费成本等要素选择最佳的转移国家或地区;进而在中微观尺度考察既定区域中不同省市或园区的成本差异,以及潜在可获取的优惠条件,选择最优的项目建设区位。而对于投资收购而言,则需要根据目标企业目前的可及市场情况、自身业务规模和未来增长潜力、竞争格局中所处位置、占据的核心壁垒、与本企业的协同等多方面内外部情况进行筛选,寻找到最适宜的投资收购标的
  • 制定详细筹备方案:
    由于不同国家及地区的政策环境、相关管理条例、税收制度等存在较大差异,企业有必要投入足够精力、建立专门的团队进行前期专项课题研究。投资建厂类业务相关的筹备工作包括撰写满足目的地国要求的可行性研究报告、制定跨境资金筹措方案、筹备项目审核批准相关手续、选择当地合作伙伴并设计合作模式等;而投资收购则往往需要通过专门的团队对筛选出的标的企业展开商业、财务、法务等多方面尽职调查,同时对标的企业所在国家和地区关于外资准入、反垄断等相关投资法律法规进行详细具体的研究
  • 识别并规避潜在风险:
    在全球化的过程中,由于对内外部情况的不熟悉,企业有必要对各方面潜在会面临的诸多风险先期进行识别与评估,并制定相对应的缓释方案和应急处理方案。例如,无论是产能转移还是投资收购,企业可能面临的风险包括市场风险、外汇风险、物流风险、政治信用风险、劳动法律风险等等
  • 全球业务的协同整合:
    对企业而言,全球化的战略不仅仅意味着扩大可及市场的范围,分散单一市场风险,同时还提供了整体产生规模效应和协同效应的契机。企业在全球化投资或建设完成后,考虑如何将全球业务进行整合。这其中需要具体考虑的问题包括组织架构的设计、品牌的使用、各自业务的覆盖范围、产品的内部消化等等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heck Also

Indorama Ventures 增加那格浦尔工厂的产能

Indorama Ventures 的子公司 Indo Rama Synthetics (India) Limited (IRSL) 将斥资高达 8200 万美元升级其位于印度那格…